29
2019-10

原創:沐沐


在紀錄片解說的世界里,“從心”是汪小洋給自己的一個定義。

昨晚在央視紀錄頻道播出了一部紀錄片《我們的動物鄰居》,沒想到今早就有導演發消息說很喜歡這部片子解說的聲音,問沐沐這是不是央視的播音老師。

其實這部片子溫暖關切的聲音來自于配音員汪小洋,2019年9月8日小洋來到北京沐肆洲,

用三天的時間為央視錄制了《田野上的大學》和《我們的動物鄰居》兩部紀錄片,他說這期間充滿了欣慰和掙扎。


與他相識緣起于沐肆洲小課堂,年初小課堂開辦的紀錄專題解說訓練營上更是加深了彼此間的了解。


(配音員:汪小洋)

他從業年頭不短,是地方電臺播音行業的中流砥柱,這樣的年紀這樣的資歷想要往前邁一步是極其痛苦的過程。

摒除原有的形態,挖掘更加適合自己,順應未來審美方向的表述形式。

在后面不斷交流的日子里沐沐感受到了他的改變,也聽到了聲音中的更多可能性。


以下是汪小洋的體會:

生活對每個人的影響是無聲無形,而又實實在在的。

這種經歷會讓一個人對世界、對自己和周圍環境的看法越來越清晰而深入。

作為一個電臺的播音員,除了日常工作之余做做網配,可以貼補家用,還能驗證自己的存在。

說實話,網配上的要求是相對單一的,對于一個在專業領域做了20年冷板凳的播音員來說,還是可以信手拈來。

在這個領域唯一的刺激就是能夠把你的專業能力馬上變現,但是時間久了,這種刺激也會漸漸沒有那么濃烈了。

除了商業專題之外我還會偶爾涉獵紀錄片的配音。


對于一位網配工作者,紀錄片解說的業務實踐是非常重要的。

于是,我開始大量的視聽央視紀錄片。

除了日常工作,我的所有業余時間全部被紀錄片占有,從聲音的基調到語言的節奏,從重音的把控到停連的拿捏,從語言樣態到角色表情,開始懵懵懂懂,到方向越來越清晰。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也是一個繁復不穩定的過程,需要大量的業務實踐。

這種實踐往往是枯燥和寂寞的,他會剝奪你網配的業務量,但是唯一能支撐你走下去的就是內心的聲音!


當然作為一個網配人即使是有多部紀錄片作為信心支撐,來到北京,來到沐肆洲,那都不叫支撐,可能是你在錯誤方向里固化下來的習慣。

《田野上的大學》是國內紀錄片業屆著名導演,北京師范大學紀錄片中心主任張同道制作的紀錄片。

這是一部反映我國老中青三代農業科技專家,扎根河北曲州農村治理鹽堿、發展農業的平凡故事。


以往類似的片子我也接觸過,“內心敬仰的情緒油然而生”。

通俗來講:還沒張嘴就“起范兒”了!開錄的第一句導演就叫停了。

張嘴第一句就沒有認真揣摩導演意圖,這不是我一個人會遇到的問題,應該是更多網配員所不曾接觸到的話題。

往往在網配的環節,網配員無法與導演真正溝通,中介公司客服只是將導演對全片效果的總體感覺告訴網配員,

至于細節或環節里的特殊要求是無法有效傳遞和要求到的,所以溝通環節的斷層終將是限制網配專業提升的根本執肘。


(汪小洋與解說指導王同)


經過導演和王同老師的細心指導,從內心說服自己,相信人物的內心、經歷和時代環境,將自己而不是“音色”融入片子里,摒棄固有的語言節奏……

我們的內心是強大的,當我們能真正明白了導演內心需求的時候,聲音成為紀錄片的靈魂就只有一步之遙!

《田野上的大學》分上下兩集,上集解說的文字口播量不大,錄制過程感受最多的就是克服過去面對文字稿件,習慣性的找重音和停連,總想在哪里突出一下。


(汪小洋在錄音棚)


然而紀錄片的語言處理不是播音,它是對事情的講述和描述,

它的語態邏輯更接近我們生活的狀態,不做刻意的描摹,而應是內心理解內容環境、人物關系,“設身處地”的為內容著想,

這種狀態只要抓住就不要游離,就會更穩固的與片子結合在一起。

我有足夠的自信,并不執拗于過去。王同老師提醒的問題表達,我能聽得懂,而且能拿出解決問題的多種方式技巧。

這一點與其說來自于20年的專業量的積累,不如說是緣自我們原本具足的強大內心!


在長時間的網配過程中每個網配員都有著海量的播讀累積,隨著年齡的增長,很多的東西會在你的語言里面反映出來。

我們解說的,就是我們曾經的、我們接受的、我們相信的,就是由表及里的,把他們說出來。

換一種表達,我們已經原本具足,只是在對的時刻把它拿出來。

《我們的動物鄰居》是五星傳奇公司攝制的四集紀錄片,這是一部很有趣味的紀錄片,

它不同于《水果傳》的描述性語言樣態,故事講述的都是棲居在我們城市里常見的小動物,

它們睿智、靈動與我們保持著另外的一種和諧關系,但是城市卻在不自然的影響著這些鄰居。

因為故事沖突性較強,所以里面充斥著各種講述的成分。

動物的鄰居們是自由的,所以我們的講述也應該接近一種自由的狀態,這種自由恰恰就是導演杜興和閆昭想要表達的目的,

前提是要與導演進行充分細致的溝通,我們才能找到語言的創作依據。


(汪小洋與導演在錄音棚)

有了明確的目的,整片錄制起來就顯得靈動而自信,同樣這樣的感覺又會反哺我們的創作者的內心,這何嘗不是一種藝術追求的自由境界。

我也發現了自己存在的問題,過去錄音多是在上午,下午飯后自己養成了睡午覺的習慣,因此聲帶記憶也是在休息狀態,

而《動物鄰居》兩天午飯后的錄制過程都是很難進入狀態,這也是我一直擔心音色不一致的現象。

-----------------------------------


成功得益于平日的累積沉淀,得益于不斷的總結深刻的改變。

紀錄片行業也有屬于它自己的習慣,但隨著行業審美的變化,解說領域的“新鮮血液”也開始變得尤為重要。

沐沐也一直在尋找合適的解說員,去讓每一部紀錄片能夠更加出彩,也希望更多優秀的解說員能被大家看到。


長按下圖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