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9-08

原創:沐沐


感謝小伙伴們一直以來對沐肆洲小課堂的關注,上一期“播音腔”說得差不多了,今天我們來分析一下“廣告腔”。

你知道對于大師來說,他們所追求的是什么嗎?

我記得2012年的一天晚上,李易拿著一條視頻來找沐沐我,是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贊助商VISA卡的廣告。

這套系列廣告的原版配音,是黑人演員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也就是《肖申克的救贖》里男二號。


李易的音色自然是無可挑剔的,但他在人生的最后一年所追求的,是Morgan Freeman的輕松與自如。

下面視頻就是那條他興致沖沖拿給我的廣告。

(可惜沐沐我翻遍了存有珍貴回憶的硬盤、搜遍了全網,也沒有找到李易配音的中文版本。)

點擊打開鏈接(視頻鏈接)

摩根弗里曼不僅僅是一名優秀的演員,更為眾多的紀錄片錄制解說。

大家可以從網上看到他解說的紀錄片作品。或許,在李易的腦海中,根本就沒有廣告和紀錄片的區別。

從局部看,大師就是大師。從全局看,大師只是路燈。我們需要判斷他們所處的趨勢正在往哪邊走,而不是只在那一瞬,一味地欣賞膜拜他們。


追求好的音色是沒錯的。但如果你天生聲音并不完美,那么你應該著力于表達。


不追求表達,學人家憋著個粗嗓子說話,無異于邯鄲學步,貽笑大方。

其實,你的音色最終也未必能練成人家那個樣,但表達是一定可以練成的。

當你的表達方式不足以支撐你的音色的時候,你的音色也就成了怪胎和笑話。


讀這篇之前,請先回顧一下關于什么是“腔調”的那篇文章,確定沐肆洲小課堂本期探討的范圍:我們不是在定義“廣告是怎么配的”,而是分析因配廣告而形成的尾大不掉的錯誤的語言習慣,為何在紀錄片解說里行不通,這里就不再贅述。

這里所說的廣告,是指短片廣告,時長一般不超過3分鐘。

其實“廣告腔”比“播音腔”分析難度大的多,原因是廣告與播音行業有所不同——在我們的共識里,播音是有一個明確的優秀方向的,“播音專業”和“新聞主播”的主旨方向也基本一致。

但廣告配音的審美變化頻繁,各種類型風格的廣告所需的語言表達也不同。

因此分析“廣告腔”如何不合適紀錄片解說,難度就大了很多。


好在我們有一個試劑,用它可以將廣告配音和紀錄片解說區分開來,那便是——兩種藝術表達形式的目的不同,導致對語言表達的要求不同。

從這個點出發,我們能夠更準確地快速把握紀錄片解說的風貌。

當然,目前很多廣告也采用紀錄片的形式表達,我們則更需要明白影片類型和語言表達之間的關系。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在新一代語言工作者群落里,配廣告和配紀錄片的群落分界還是挺明顯的。

如果某人常年配廣告宣傳片,一遇到客戶要“紀錄片風格”的,通過率往往不高,也很少能在紀錄片圈里取得較高藝術成就;反過來也有這樣的狀況。

這種溝壑甚至遠遠大于朗誦圈與紀錄片圈之間的差別溝壑。


難道說廣告和紀錄片差別,真有這么大么?

No!好的表達都一樣,不好的表達才容易形成“腔調”!一旦形成了固定的“廣告腔”,廣告也絕不可能配的好。

套用之前說“播音腔”的話,“廣告腔”,是練廢了的廣告語態。

下面是沐肆洲的小伙伴們在工作中總結的幾個“廣告腔”在紀錄片解說里的錯誤,找到它,改掉它。

1、陷入對音色的過分追求。

2、口腔僵化,咬字過猛,“尖聲”不可自控。

3、過多重音強調。

4、語言方式單一,語言功能區別小。

5、無長片大局觀。


下面逐個分析——

1、陷入對音色的過分追求。

當你聽到一個聲音時,最容易記住的,就是他的音色。

不論是李易的渾厚溫潤,還是孫悅斌的端莊洋氣,都讓人羨慕不已,大家趨之若鶩。

這也是眾多商家所追求的——記住了聲音,也就記住了他說的話,更容易達到宣傳目的。

但作為語言行業人士,除了他們的音色,我們是否能分析出來他們的其他優點?

他們的語調、重音、斷句、氣息,才是大師們這么多年一直苦苦追求的。

世界上不存在只有音色的語言,音色只是語言的其中一個元素而已。

在沐肆洲小課堂的學員身上我們就遇見過這樣的問題,因為希望厚重,因為苛求磁性,因為向往圓潤和彈性,很多人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導致了一系列的極難改掉的劣習。

當你發現自己有如下毛病的時候,就要小心了,就說明你可能走向了錯誤的道路:字含在嘴里不清晰,共鳴過重(尤其是胸腔和鼻腔),字與字不連貫。


2、口腔僵化,咬字過猛,“尖聲”不可自控。

尖聲,是我聽到的相當一部分“廣告腔”的劣習。在紀錄片領域,如果你有尖聲,會在第一輪篩選中就被拿下。

你問什么是尖聲? 

尖聲就是因為舌尖過于用力靠前而碰到了牙齒,把J\Q\X讀成了ZI\CI\SI。

其實這個不難改,只要舌頭不那么使勁往前伸以至于碰到牙齒就好了。

作為語言工作者,舌位出問題,是不是有點丟人?更可怕的是,因為舌位的不可控,會造成更加災難性的后果——這說明你的口腔是死的,是不聽你話的。

靠嘴巴吃飯的人,嘴巴不聽話,又怎能專注于內容和表達?

尖聲是怎么形成的呢?

尖聲的成因,我不能完全確定。但我們可以通過客戶需求和模仿過程推導一二。

話說一個剛開始配音的小伙子,聽到電視上的廣告聲音如此扎實透徹,低頻厚、高頻亮,頗為羨慕,于是開始模仿練習。

殊不知那些清晰透亮的聲音是經過多年練聲并加了后期效果器的結果,他當下拿肉嗓子怎么可能做到!

于是舌位越來越靠前,聲音越來越“清晰透徹”,年復一年,終于——練出了“尖聲”。再想改,可不容易改回來了。

以上只是推測,或許有其他的解釋。

總之,壞習慣一定是日復一日固定錯誤的結果。

這樣的尖聲連普通話考試可能都過不去,完全與日常表達背馳,又怎么能得到紀錄片業內人士的認可呢? 


3、過多重音強調。

廣告片長較短,有的甚至只有一兩句話,因此解說詞都是極為濃縮的點睛之筆,關鍵字詞密布。

廣告商自然是希望每個字都被觀眾聽到,印在腦子里。但在紀錄片中的語言則是分層細膩多變的,處處著力會讓觀眾聽起來很累。

關于紀錄片重音的內容,請參照“播音腔”那篇文章里的相關內容詳述。


4、語言方式單一,語言功能區別小。

在紀錄片里,解說與畫面的關系是五花八門的,在不同段落承擔的作用也不相同。

有的地方是描繪功能,有的是引述功能,有的是鋪墊功能,有的是轉場(或轉段落屬性)功能,有的是敘事功能等等。

對于廣告來說,是無法在短時間內實現這么多層關系和功能的。

所以“廣告腔”在配紀錄片解說的時候,往往顯得呆板無變化,描繪、引述、鋪墊等等功能不到位,讓整個紀錄片都飄在上面。

尤其是敘事能力,是絕大部分“廣告腔”的死穴,畢竟在廣告這么短的時間內,是無法像紀錄片一樣展開故事的;甚至我所見到的很多配廣告的人,還不太不明白什么叫語言敘事。


5、無長片大局觀。

雖然短片也是講求結構的,就算是1分鐘或30秒,也有相應的結構框架——但這完全不同于在短則半個小時、長則90分鐘的紀錄片中謀局。

就算通過對影片的溫習、導演的講解,能夠分析出來90分鐘的結構,大部分“廣告腔”也很難在每個細節處將“謀局之心”貫徹到底。做到長片大局觀,有長片的結構控制力,是需要數年做長片

可訓練出來的創作本能,做再多的短片也無法練就。

就好像你做了一輩子科長,也沒辦法直接去做省部級干部一樣。

“廣告腔“和紀錄片解說,本來就是兩種不同的表達方式——至少對于我們這些平凡的創作者來說,是有巨大的區別的。

但是,若有一天你拋棄了“廣告腔”,達到“大師”的境界,或許你會觸摸到廣告和紀錄片的關聯之處,達到融會貫通之最高境界。

---------EN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牛掰閃閃,別忘點贊賞,轉載請注明出處

長按下圖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