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9-09

原創:沐沐


------我眼中的雷磊與他的《超級工程》


未來什么樣子,我們都不知道。

未來的紀錄片需要什么樣的解說?講真,沐沐也在猜。

幸運的是,我曾猜對過兩次。

2012年,央視的一部原創紀錄片《超級工程》,解說員雷磊名聲大噪。

《超級工程》是當年中國紀錄片在海外銷售的冠軍,也是央視的王牌IP之一。

雷磊冷峻的語風標新立異,迅速成為眾多紀錄片、宣傳片的模仿對象。


2018年,央視的又一部原創微紀錄片《如果國寶會說話》,讓兩年前在紀錄片領域還是新人的楊晨成為潮流。

模仿聲開始此起彼伏,楊晨的約稿絡繹不絕。前不久,《如果國寶會說話》獲得中宣部第15屆“五個一”工程獎特別獎。


雷磊和楊晨都是沐沐推薦的。

或許你會說,他們兩個運氣真好,一步登天。

好吧,我們必須承認,運氣,一直是人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包括好運和霉運。

一個解說員火起來,誠然離不開成名作的整體質量水平,以及播出平臺等諸多因素,但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個趨勢的到來。

未來的機會,會在哪里降臨。

未來需要什么樣的紀錄片解說呢?

沐沐想很誠懇地告訴你,我知道。


沐沐在做的,只是一直在尋找。

沐沐不可能在一兩年內讓一個解說員瞬間變成我想要的樣子。

在藝術領域,不存在瞬時的改變。雷磊和楊晨本來就是那樣的,他們只不過是在未來等我,等我們相遇,等那部合適的片子出現,等那個風格時代的到來。

你正在未來等我嗎?

這次,作為親歷者,或叫始作俑者,沐沐第一次公開地、負責任地將上述兩位解說員的“成名之路”的輪廓講給大家。

我不想講勵志故事,更不是為了顯擺自己,甚至不是為了講他們。而是希望通過沐沐對行業的觀察,以及沐沐身邊的諸多行業領頭人的思考,預判未來一段時間里(大概5~10年),高端紀錄片對解說員的需求。


“沐肆洲小課堂”能夠帶給大家的,不是眼下的實戰——我沒辦法去解決你現在面臨的中介的問題。

但若你希望跳脫眼下的困境,提高審美,形成正確的理念,成為行業審美的風向標,或許“沐肆洲小課堂”是你需要關注的。

沐肆洲也很迫切需要聽到新的聲音,這是紀錄片行業賦予沐肆洲的使命。


雷磊,行業里摸爬滾打多年,干過大型紀錄片制片主任,做過試駕車節目的出鏡主持人,從事廣告、紀錄片語言工作工作多年。

他剛入行的時候曾靠模仿孫悅斌吃飯(模仿不丟人,丟人的是一輩子只能模仿而失去了自己),參與過1200多集國外紀錄片的譯制工作。

但原創紀錄片涉及極少。

或許你要問,給國外紀錄片譯制配音,不也算是給紀錄片解說嗎?

沒有這1200集譯制片的底子,就沒有現在的雷磊。

但,在國內的行業環境下,譯制片和原創片,是不屬于同一個行業圈子的,相互之間也少有合作交集,從業人員來自構成也不甚不同。

不光是譯制片,其實電視臺的“欄目紀錄片”和“大型原創紀錄片”關系也不甚緊密。

“欄目紀錄片”集數很多,以周播甚至日播的方式出現,解說員通常以一種“共性的姿態”參與其中;

但“大型原創紀錄片”則需要緊密貼合影片風格,以一種“個性的姿態”出現。

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能夠從欄目中殺出來的原創紀錄片解說員,其實寥寥無幾。

扯遠了。再回到雷磊。


你知道雷磊,可能是因為《超級工程》系列。但在此之前有一部紀錄片,對他的意義甚大——《汽車百年》。

這是他從譯制片到原創片的第一步跨越。因為《汽車百年》,雷磊拿到了《超級工程》的“入場券”。

沒有大作品,大部分重點項目劇組是不敢冒這個險的。

《汽車百年》選解說人的時候,雷磊并不是導演組的第一人選,甚至在推薦的時候,我遭到了部分劇組上層和領導的反對。

因為雷磊太特別了。相比起當時主流的紀錄片解說,他的聲音有些霸道,有些自以為是,有些冷了。


我反而覺得,對于汽車這么酷的題材來說,本來就應當由一個冷的聲音來講述。

況且,雷磊之前做過試駕車節目的出鏡主持人,據他說試駕過近百個車型,對汽車有不同于常人的情感和認識。

雷磊儲備了十幾年,一直在等這個合適機會的出現,一個屬于他的片子。

而我,一直在等雷磊這么一個人的出現。

他是西北人,身上帶著那么一股子大大方方的豪氣,自信、有魅力,神采飛揚又能低調冷峻——他生活里就是這么一個人。

他的解說語言里有一種“管你愛聽不愛聽”的魅力——誰說只有“對象感”才能留住觀眾?

對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件事,難道都是“淑女一直在勾引男人”,男人才去“逑”的?

能留住觀眾的,是你的特別,是你的魅力。沒有這個,你脫光了都沒人看。

紀錄片解說的設定從來就是一個角色的設定,是一個有特點的角色在表演。

如果你身上有吻合于影片的精神氣質和知識儲備,你就能理解到影片更深層次的內涵,創造出獨一無二的風格和表達。


聲音設計是一個系統,是關系到影片整體聲音風格的,解說是嵌入其中的重要環節。

當然,光自己“冷酷”是不行的,還得要大家的配合,不然雷磊就凍死了。

角色在表演的時候,會有化妝、服裝、道具、置景的配合。這是一個龐大的系統。

在后來的《超級工程》中,我們將雷磊這個角色納入了《超級工程》這個龐大系統當中。


曾經在臺灣拍攝的時候,我遇見當地黑社會辦酒席,包了半條馬路——注意,是馬路。

席間來敬酒的,是一個黑黑瘦瘦矮矮的老頭,據說是當地很有勢力的黑社會二老大。

聲音低沉,人狠話不多。

他身后站著兩個一米九多的壯漢,對,跟你在電影里看到的一個樣,露在外面的皮膚上全都是紋身的那種,在場的人無不感到氣場和壓力。

這種配搭讓我印象深刻,這也是《超級工程》聲音系統的原型。

在錄音的時候,我告訴雷磊,你就只管冷冷地說,其他的交給我們。

其他的,是什么?畫面、音樂和聲效。


                 //////////             
 “你就是那個黑黑瘦瘦矮矮的老頭,聲音冷峻堅毅,不需要虛張聲勢夸大其詞。

奪目有力的畫面和音樂聲效就是你背后的保鏢。越是“超級工程”,你越要“舉重若輕”,這才是中國超級工程的自信。

歌頌和亢奮只會顯露心虛與膽怯。”


后來,雷磊還參演話劇,從舞臺表演的角度更廣泛深刻地打磨著自己的表演功底。

現在如果有適合他的片子,他已經做到無人可以取代。因為他的風格已經完善到獨一無二,無法模仿了。

至于最后為什么選定了雷磊為《汽車百年》解說,讓他拿到了第一張門票,我想我和雷磊都應該感謝那個片子的總導演陳怡女士等主創人員。

她給了我們堅持的力量,以及施展一些技巧的空間——片子臨近播出,那么時間就成了我們的盟友。

在你覺得雷磊運氣好之前,你需要有足夠的實力,讓別人希望給予你更多的運氣。


我們能夠從雷磊的故事里得到什么樣的經驗呢?

◆首先是那1200多集片子。這是一切的基礎。我相信它帶給雷磊的,除了語言基本功的熟練運用,還有在麥克風前的自如和自信,和忘記基本功和麥克風的漫長的10多年。
        
◆其次,除了嘴皮子上的功夫,你得有自己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它是某種技能或者喜好,至少它會帶你從另外一個角度認識這個世界,感受創作的規律,摸索它們之間的通感。

多出采蜜,它會帶給你獨特的氣質,這是你之所以成為“名嘴”的必備前提。
   
◆然后,性格與聲音其實是一回事。打磨自己的性格,或者專于一種,或者多重多屬,都可以——這些都會你的語言里的斷句、重音、節奏中暴露出來。
        
◆再然后,要知道自己是一個演員,是演員就要有燈光服裝布景的配合,盡量把自己嵌入一個審美系統當中。

跟客戶在交流的時候,也是為了完善好一個系統,而不是讓自己成為唯一考慮的。每一個解說員的成功,都是一個系統的成功。

◆最后,也是我這篇文章希望重點強調的,紀錄片語言的“對象感”和“講述感”,并不是必須的。這里所說的對象感,是指有些人告訴你的“對這一棵樹說話”的那種。這里所說的講述感,是相對于“居高臨下”的“新聞腔”和傳統紀錄片中的“評論腔”。


或許你是孤芳自賞的,只要你在恰當的環境中孤芳自賞,而且真的值得孤芳自賞,這些都不是問題。

我所期待未來出現的,是一個有足夠魅力的人,是一個有獨一無二特點的人,是一個除了播音解說專業以外還有其他興趣愛好特長的人。

當有這么一部片子出現,你所儲備的東西,一定會讓你大放異彩。


長按圖片關注我們